暂无资料。

温暖的医学

学生作品

山和水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21年02月22日 点击数: 字体:


 

2018级临床医学 黄培娴

 

1

山似乎是和水相伴的。

夫妻似乎也是相伴的。丈夫似山,稳重地屹立着,给予水依靠,给予水安定。妻子似水,温柔地包围着,给予山惬意,给予山温暖。当决定组建家庭成为夫妻时,就像山和水共同组合在一处,成为一个共同体。而孩子,就像那雨滴吧,从母亲的身体而来,在外历险探索,而家,那山和水在的地方,却会在原处,默默等待着,在雨滴归来时敞开大大的怀抱。

陈伯伯和陈阿姨应该是合拍的山和水吧。两人最初在山西不同的矿上工作,经过朋友介绍认识。恋爱之时,两人隔着一百多公里,在那交通、互联网都不发达的时代,两人都默默坚守着,一方有空了便坐上那摇摇晃晃的大巴去找对方。后来结婚了,阿姨调到伯伯这边的矿,两人终于不用隔着遥远的距离有着无尽的思念。现在呢,两人过上了悠闲的退休生活,阿姨比较喜欢分享,早上买菜回来便出门溜达打麻将。伯伯则比较沉默,喜欢窝家里刷刷手机,做好饭等阿姨回来,听阿姨叨叨在外面听到的故事,偶尔呢也会出门找老友下下象棋,一起去河边钓个鱼。女儿虽在比较远的深圳工作,但也会记得视频分享生活,这样的日子平淡日常但却舒适满足,一直这样下去也很好很好。

2

山似乎是一直屹立着的,但又不是理所当然的,在大自然的强劲控制力量下,它又是会动摇的,甚至是会倒塌的。可是它肯定不肯吧,肯定不想承认吧。一直以来,它都是那样坚定地存在着,给予着水和雨滴无尽的安全感,抵挡住水被风浪冲起的水花。它怎么能够想象,有一天自己会倒塌,成为像那可恶的狂风一般的恶魔,激溅出无尽的水花,搅乱水的生活。老师点评:山与水的隐喻到这里出色了。可当这却真实在发生时,它开始动摇晃荡了,它又该怎么办呢?

半年多以前,陈阿姨不小心跌伤骨折,一直都无法下床行走,伯伯便一直忙前忙后地照顾着。但凑巧的是,大约半年前,伯伯突然觉得下腹部莫名疼痛,而且疼痛难忍。伯伯猜测大概也就是个前列腺问题吧,并没有多加关注。症状却越来越奇怪,尿中居然出现了血,伯伯隐隐约约猜到了些什么。阿姨看他疼痛剧烈,一直让他去做检查,但伯伯想啊,自己只要检查了肯定得住院治疗,那谁来照顾还在卧床的阿姨呢。协商之后,两人便来到深圳,和女儿一起互相照应。之后,伯伯确诊膀胱癌。伯伯说,他不担心啊,那有病了就治嘛。伯伯又说,院长人很好,亲自来和他讨论治疗方案,那个药物很厉害啊,可以杀伤65%的癌细胞。可是伯伯又说,但还有35%的癌细胞呢......

阿姨现在已经能下地走路了,虽然一瘸一瘸的,但生活能够自理了。她笑着说着,和我们分享着伯伯的故事。她有个大大的酒窝,似乎窝藏了她们两人之间无限的美好回忆。伯伯似乎有些害羞,偶尔看着阿姨笑着,偶尔看着床笑着。

可是,我们谈论的基本都是过去啊,曾经美好的依旧美好,曾经不美好的也已经克服,笑容都来自于过去啊。

3

水不会完全知道山的深度如何吧,山也不会完全知道水的广度如何吧。而只是来去匆匆的观光客没有办法融入这片山水吧。

我们问伯伯,出院之后有什么想做的,伯伯说没有,阿姨说你不是想去钓鱼吗?

伯伯笑了笑。

伯伯知道自己自己得了膀胱癌。

阿姨也知道,但阿姨还知道癌的累及部位有点大,病情有点严重。

我们三个外人尝试着提及疾病,但却只是兜兜转转触碰着边缘,始终不敢深入。老师点评:段落的意义,间隔的意义,各怀心思的人

我们,三个二十出头的学生,虽为医学专业但也没有多少对于膀胱癌的了解,只在象牙塔里生活的没有经历过生死和人生考验。我们三个谁也不知道要怎样去深入,也没有谁敢深入,场面很多时候陷入安静的沉默中。

我们前往交流是课程学习的任务,但是我们谁也没有办法一板一眼地提出问题,问人家有什么感受,问人家对于疾病的看法,再随便给出“会没事的”的安慰。我多想一切是顺其自然的,伯伯可以因为需要而倾述,虽然我们并不能做出什么回应或帮助,但只要他愿意倾述,我愿意看着他安静地听着他说,即使很久很久也没有关系。

但伯伯是不想的,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安静的。我们,或是阿姨,该怎样卸下他说着不担心不担心的防护,真正把内心感受说出来。可是一定有说出来的必要吗?

时间走着走着可能就知道答案了。

山和水反正会一直一起的,互相扶持,长相厮守。

 

老师点评:隐喻命题,而且用得非常出彩。山水相依,祸福与共,但山成不了水,水也成不了山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哪怕是夫妻,也是既亲密又孤独的。